林坑村体验游

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


初次听闻林坑的时候,一直在脑补一个世外桃源一般的胜地。所以为了达到目的地,不惜凌晨四五点爬起来去车站等车。大约是因为受限于交通,所以外界的纷扰嘈杂早早的于这里绝缘。


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。

◈三月春寒料峭,山中桃花已悄然绽放。 | 摄影/苏衣

◈犬类给人的感觉很安静,从不会因外人到访而狂吠。 | 摄影/苏衣


去时很冷,一株桃花在村口静静绽放。在尚未见到的人的道路上,一只狗狗的友好的立在村口,前一天刚下过雨,整个空气弥漫着一层湿湿的雾气。再往里走,路边盛放的白玉兰花和红花檵木便映入眼帘,道路一旁是起伏的山地,另一边是碎石交错的流水峡谷。水中自由嬉戏的鸭子,房舍外自顾琢食的鸡群,一副久违的乡野山居图,一下子,便将对村子的印象提升了好几个档次。

◈玉兰花 摄影/苏衣

◈红花檵木 摄影/苏衣

◈鸭戏水中 | 摄影/苏衣


如画的林坑古村,犹如天工造物。苍翠的青山,满目的竹林、松柏与杂树,怀抱着这小小的村落。山上两股清泉,蜿蜒曲折,在村前汇合,绕着村庄,流向远方。

◈林坑村 | 摄影/苏衣


两座高低走向各不同的石拱桥,沟通两岸,无形中成为全村的中心,画龙点睛一样使整个村庄醒目有精气神。村舍是典型的浙南山区木结构房子,造型玲珑剔透,随山势起伏,无序却自然,变化中见统一。

◈石拱桥 | 摄影/苏衣


随着游客的涌入,林坑村的客栈渐次多了起来,失了几分与世隔绝的古韵,但也便利了不少慕名而来的人。林坑的房舍是清一色的木石建筑,二楼基本已是最高层。房前悬挂着红灯笼,古色古香,部分农家也会别处心裁的做些装饰,并不是什么高昂费用的物件,只是些花草与木的点缀,已别有一番意境。

◈吊盆 | 摄影/苏衣


村子随地势而建,高低起伏间,站在不同方位,看到的风景也不尽相同。几乎每走段路后再回首,都有一副全新的画卷展开,比之平原地带,多了一丝幽韵。

◈青苔 | 摄影/苏衣


村中道路,有年久未走动的,早已爬满了青苔,黑色石阶中透出葱茏绿意,入眼,生得几分明媚色彩来。

葫芦、根雕、各色的古式灯笼,在林坑随处可见。 | 摄影/苏衣


门前大桥下,游过一群鸭……


原以为廊桥是泰顺的特产,没想到,这里也随处可见。原木结构,顶上覆着黑色瓦片,再有红色的灯笼点缀其间,远远看着便觉赏心悦目。走上去的时候,木质地面发出轻微的吱呀之声,在桥上看风景,风从四野吹过,眼前桃花初绽,枯木新芽,脚下流水潺潺,间或有农户散养的鸭子游过,映入视线的还有辛苦劳作的村民,以及偶尔走过的衣着鲜艳的游客。

◈廊桥 | 摄影/苏衣

◈新芽 | 摄影/苏衣

◈屋脊瓦片 木石横梁 | 摄影/苏衣

◈贴着大吉大利的门窗 | 摄影/苏衣


不同于寻常人家的花草情怀,林坑的盆栽作物最常见的还是青菜、大葱之类可以食用的蔬菜。简单、粗暴、却又实实在在。在万物将苏未苏的时节,这抹绿色,煞是可爱。想来开花时,也别有一番风味。屋前的空地上更是不遗余力的散播着这些青菜,色泽鲜艳,不施农药也无虫害,真正的有机绿色食品。

◈葱 | 摄影/苏衣

◈野生荠菜 | 摄影/苏衣

◈青菜 | 摄影/苏衣

◈雪菜 | 摄影/苏衣


一家客栈的老板娘告诉我们,生活在这里的人都很长寿。她的公公在90多岁的时候还能一个人上下山。她们这里吃喝几乎都是自产,自家地里的放心蔬菜,山间留下来的山泉水,一旦到了外面,可是会不习惯的。山上还有野生的杨梅,金银花,茶叶等。

◈三叶草、紫色小花 | 摄影/苏衣


通往毛公山的路是崭新崭新的,台阶上偶尔会冒出来一两株野花野草。一侧挨着群山,另一侧却悬着深崖,倚着群山的一面,花木与草一路相随,斑驳的枝干格外触目惊心;临着深崖的一面,绝处里却开出异样的花朵。红的娇媚,黄的粉嫩,因着地理位置,生生磨合出一身铮然傲骨。

◈绿叶 | 摄影/苏衣

◈树干 | 摄影/苏衣

◈悬崖之上的花 | 摄影/苏衣


远远地可以看见疑似天外来石的大石头矗立在山头。后来听人介绍说是与主席头像雷同。林坑村民多姓毛,与韶山毛氏也颇有些渊源。

◈毛公山的大石头 | 摄影/苏衣

◈华达亭 | 摄影/苏衣

◈毛公山顶,坐看风流云散,云卷云舒。 | 摄影/苏衣


从山上望下去的林坑,屋瓦白墙,房檐翘角,阡陌交错,又兼外围竹林环饲,群山怀抱,隐世之美,避世之宁糅合山野之静,造化之奇。生生就是一副陶公笔下的桃源仙境。

◈林坑全貌 | 摄影/苏衣


2016-03-28 16:57:09